• 此人,力压诗佛诗仙诗圣诗豪诗魔诗鬼,号称“诗家天子
    发布日期:2020-08-09 02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此人,力压诗仙诗圣诗豪诗魔诗鬼,号称“诗家天子”,他是谁

中国古代诗人爱戴高帽子,也爱送高帽子,被送者一般也都是诗人。一顶高帽子,甚至可以作为代号变成名字。仅在唐代诗人中,高帽子就很多,其中最有名的是:诗佛王维、诗仙李白、诗圣杜甫、诗豪刘禹锡、诗魔白居易、诗鬼李贺……

“诗”字后面所缀的字,有的很高雅,有的很特别,不管当事人在不在世,高不高兴,这都无关紧要,时间长了,就固定下来成为了共识。在唐代的这批诗人里,有一个人的称呼极为别致且异常高贵,称为“诗家天子”。“天子”一词,在过去的年代中是不敢随便称呼的,即使放在今天,依然让人觉得振聋发聩,那么是谁拥有这个“力压群雄”的称呼呢?

或许你已经猜到,他就是王昌龄。

王昌龄是陕西长安人,“故园今在灞陵西”是他诗中之句。这位开元十五年(727年)进士,在古籍中有关他的史料极少,我们只知道他先授汜水尉,再迁江宁丞。也就是说,在仕途上他一生只做过比芝麻还小的下级官吏。

不过,这似乎也是一件好事,他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诗歌造诣上,甚至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。

“唐人七绝第一”

唐代以后,有好事者从唐人七绝诗作中筛出了七首“极品”,王昌龄占了两首。其中一首,竟然被明代大文豪王世贞和清代大文豪王夫子称为“唐人绝句压卷之作”、“唐人七绝第一”,这就是王昌龄的《出塞》:

秦时明月汉时关, 万里长征人未还。

但使龙城飞将在, 不教胡马度阴山。

这首诗是中国诗歌史上七言绝句中罕见的佳作。诗从“秦”“汉”渲染兴起,切入题旨,再以“龙城”、“飞将”、“胡马”、“阴山”完成叙事的巧妙替代,其中“但使”和“不教”在语气转换时做得天衣无缝。

在古代诗词中,“关”,多指战事,“月”,多指幽思,是边塞诗中最常出现的物象,从这二者间所发出的感慨,几乎被古往今来的诗人写尽。但此诗,却只从一个山脚着目,用短短28个字,给了读者无限的遐想,使我们完全可以从一个征人看到了古往今来千千万万个征人,继而一个不还,千千万万个不还。“秦时明月汉时关”,起句突兀却耐人寻味,物象因为时空不同而在这一瞬间成为永恒。

“七言圣手”

七言绝句是王昌龄的拿手好戏。《全唐诗》中现存王昌龄诗作,五七言绝句占了一半。在题材上,王昌龄的诗作主要包括三个方面:边塞、闺情宫怨和送别。他长于抒情,善于以典型的情景、精炼的语言表现丰富的内涵,意味浑厚深长。

请看这首《采莲曲》:

荷叶罗裙一色裁,芙蓉向脸两边开。

乱入池中看不见,闻歌始觉有人来。

一群采莲的少女,裙子绿得像给荷花一样,红润的脸蛋和盛开的荷花相映成趣,歌声由池中传来,才知道他们穿行在荷花中采莲。诗的前两句,让人感觉采莲少女像大自然的精灵,后两句写凝望者在刹那间人花难辨的感觉。客观与主观相结合,表现了人花同美,引人遐想的优美境界。

“诗有三境”

王昌龄大部分时间落魄各地,曾选赴西北,甚至去过碎叶(今吉尔吉斯斯坦)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丰富的生活精力和广泛的交游,不仅对诗歌创作有好处,还成就了他著名的诗歌理论著作《诗格》。在这部著作中,王昌龄划时代地提出“诗有三境”之说,即物境、情境、意境。

“物境”,指的是以客观地描写景物来构成的意境,如“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”。“情境”,指的是以抒写诗人感情状态而构成的意境,如“亲朋无一字,老病有孤舟”。“意境”,指的是以内心意念来构成境界的意思,如“目送归鸿,手挥五弦,俯仰自得,游心太玄”之类。简而言之,近似于我们今天说的真善美,“三境”到了,便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。

“诗家天子”

今天,我们常说南唐后主李煜是“诗家天子”,北宋徽宗赵估也是“诗家天子”。如果把他们二人和王昌龄放在一起评价的话,他们是“天子”,但没有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王昌龄不是天子,却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。

Power by DedeCms